建筑業內的工業設計師,你還知道哪些?

2019-08-15

如果說建筑師們每個都安分守己的話,估計也不會每天熬夜了。他們或是處于好奇、不斷探索,或是一意孤行,從建筑外部設計到內部室內設計全部包攬。就是因為每個設計師都有多管閑事和小清高的體質,現在很多工業設計中出現的重要作品都來自于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建筑師們。

1.ALVAR AALTO

阿爾瓦·阿爾托可能是最著名的芬蘭建筑師和設計師,他委托的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是在芬蘭PAIMIO的結核病療養院的規劃。這是阿爾托規劃和建造的第一座建筑,也標志了阿爾托作為家具設計師職業生涯的開始。整個項目符合用戶需求,無論是大還是小的規模上來說,從空間到產品,都適用于后來的復制和批量生產。

1935年,ALVAR AALTO與AINO AALTO,MAIRE GULLICHSEN和NILS-GUSTAV HAHL一起創立了'ARTEK'公司,其目標是在功能主義的啟發下,將現代視覺藝術,理性的家具生產和大眾教育相互連接, 帶來日常城市生活以及建筑和設計行業上的改善。他的這些作品被看作是在任何時期或時代都可以無縫適應當代環境的永恒設計(TIMELESS DESIGNS)。


ARMCHAIR 41 和 ARMCHAIR 42/ALVAR ALTO


SAVOY VASE/ALTAR AALTO

2.NORMAN FOSTER – FOSTER + PARTNERS

FOSTER AND PARTNERS擁有一支致力于工業設計的團隊,方便公司進一步了解客戶需求。他們生產的設計從鋼筆到游艇的全套裝修,規模各異。設計師獨立工作,可被私人聘請或為商業制造商工作。這些產品有助于建筑師從整體上設計他們的建筑。

FOSTER + PARTNER的工業設計團隊生產了許多適合不同用途的燈具。LUMINA-FLO有多種款式可供選擇,以達到用戶的預期效果。通過減少可移動部件的數量來創造出獨特精巧的形狀,并由此產生了這種流線型,細長的設計。這是與意大利燈具設計師LUMINA合作的經典作品,其中的LED??橐部梢愿蕕票舊淼募際跫絳?。


LUMINA-FLO LIGHT/FOSTER + PARTNERS

3.NICHOLAS GRIMSHAW – GRIMSHAW ARCHITECTS

GRIMSHAW 2014 SPIN SEATS是一種靈活的公共座椅設計解決方案,因為它可以從一個座椅轉變為堅固的連續陣列。一系列簡單制造的部件應用跨界利用了工程原理:每次將座椅進行延伸時,載荷便會分布在更大的表面區域上,來增加座椅穩定性。


GRIMSHAW(右) 和他的座椅設計模型


SPINE CONCOURSE SEATING/NICHOLAS GRIMSHAW


最簡化的拆裝

他的另一個重要作品想必大家無論是在報告廳還是在電影院都已經體驗過了。

在邁阿密PATRICIA AND PHILLIP FROST MUSEUM OF SCIENCE PLANETARIUM的250個座位,就出自GRIMSHAW和他的搭檔POLTRONA FRAU之手。設計旨在創造一件不會分散天文館體驗的作品,但同時能增加座椅的美感和用戶的舒適度。


PLANETARIUM SEATING/ GRIMSHAW & FRAU

4.ZAHA HADID

咱還能說什么呢,萬能的扎嬸兒唄。

ZAHA HADID一直是推動建筑和設計的界限的代表設計師之一。她的作品涵蓋了從城市到產品、室內設計到家具的所有設計領域。即便是已經領略過無所不能的扎嬸兒各種七十二變,我們還是不得不驚訝于“Z-CAR II”這樣的設計。

緊湊型4輪4座城市汽車由可充電鋰離子電池(RECHARGEABLE LITHIUM-ION BATTERIES)。它配備了4個電動輪轂(Gǔ)電機(IN-WHEEL MOTORS),使其成為城市理想的環保型車輛。乘客空間和汽車零部件的完美分布,由一個未來主義底盤作為這個作品的FINALE,也讓ZAHA HADID在這個設計中表達他們對未來、產品和環境的看法。


Z-CAR II / ZAHA HADID

她曾設計出一雙“建筑感十足”的深桃紅色涼鞋,上面布滿了龜背竹一樣的鏤空曲線,奇妙的坡跟讓鞋看上去和地面若即若離,擁有神奇的飄浮感。


Melissa特別款塑料鞋,鞋子采用扎哈式流線造型,能明顯辨析出她過往建筑設計的影子。大弧度、流線型、鏤空等元素讓鞋子具有強烈的建筑感,“時尚x建筑”組合。


為法國品牌鱷魚(Lacoste)和梅里莎(Melissa)設計的螺旋型挽帶鞋。


為德國造船商Blohm+Voss設計了一個家庭型的超級游艇延續了設計師一貫的不規則審美,并采用華麗的蜂巢狀全白材質覆蓋船身,充滿了后現代主義的設計風格,看上去猶如一件高檔的藝術擺設。


5.RENZO PIANO – RPBW

皮阿諾身上工程師的氣息應該早在其代表作蓬皮杜藝術中心建立伊始,就能被看出來了。當然,這個設計對于工程層面會硬核許多。

皮阿諾的蜻蜓隱形風力渦輪機借鑒了蜻蜓在飛行中保持穩定的方式,由此創建了能夠承受強風的渦輪機。皮阿諾努力設計出最小視覺沖擊力的渦輪機,(對,一點兒也不奇怪)因此選擇了兩個葉片,來模仿蜻蜓的翅膀。當渦輪機不使用時,葉片與桅桿(MAST)垂直對齊,使設計無縫融入周圍的自然或建筑環境。

皮阿諾的設計對于其他的設計師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表率作用。建筑師需要在廣泛地結合多學科,進行學習、研究,以獲最適合環境、最貼近自然的設計。這樣的建筑解決方案才是可持續的。

一分快三稳定计划

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在線咨詢
聯系電話

0574-83876742